欢迎访问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人防宣传教育 > 正文

中国周边外交正经历深刻变迁

时间:2017/11/28 14:30:00   浏览次数:

中国共产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中国“按照亲诚惠容理念和与邻为善、以邻为伴周边外交方针深化同周边国家关系,秉持正确义利观和真实亲诚理念加强同发展中国家团结合作”。这是对新时期中国周边外交指导思想的高度概括。

既是世界大国又是亚太强国

相对于新中国成立之初“打扫干净再请客”思想指导下的、重在解决历史遗留问题的中国外交特别是周边外交,以及改革开放以来以加强经济合作实现区域经济一体化目标导引下的、为经济建设服务的中国周边外交,党的十九大以后,中国周边外交迎来了中国成为世界大国、亚太强国之后的新时代。

尽管中国未来仍将长期是发展中国家的一员,但中国在包括政治影响力、经济辐射力、军事投送力以及文化输出力等大国强国地位衡量指数方面,都已经居于世界前列,在亚太地区事务层面更是拥有了很大程度上具有决定性意义的规则制定与维护能力,并且早已成为地区繁荣的发动机。

中国身为一个发展中国家同时兼为世界大国和亚太强国,这恰恰揭示出传统国际秩序正在面临深刻的结构性变迁。中国的周边战略只能在国际政治经济秩序进行本质意义上的调整的时代背景下制定和执行,其执行过程与效果也将成为国际政治经济秩序调整的组成部分。

作为发展中国家,中国未来长期的外交任务特别是周边外交任务,仍将是为中国的发展争取和平稳定的外部环境,特别是周边环境。而作为世界大国,中国又势必要承担与自己国际地位相适应的国际义务,作为地区强国,中国还需要履行必要的地区秩序维护责任,行使必要的地区规则制定权,以回应周边国家对与强国为邻的期待和忧虑。正确认识并协调多种维度下的不同国家定位之间的关联,是中国新时期大国强国周边外交的关键命题之一。

处理“三对关系”是关键

新时期中国周边外交一直在探索如何妥善处理三对关系,同时,也经历着深刻的变革。

一是中国自身发展利益和中国国际担当之间的关系。将中国自身的发展利益与中国的国际责任结合在一起,相互促进,在理论上是可能的。实际上,国际关系史表明,通过将履行国际责任的行动转化为谋求国际权利特别是规则制定权与秩序维护权,是地区强国成长为世界强国的普遍途径。

不过,在这一过程中,中国必须时刻注意保持二者之间的平衡,既不能一味从实用主义甚至短期的功利主义心态出发,只强调自身利益,回避甚至拒绝履行国际责任,也不能为了体现自己的强国地位,在地区事务上过度支付成本,尤其不能为了获得国际和地区国家的“点赞”而迟滞甚至弱化谋求自身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实际上,这也是一个短期利益和长期利益如何平衡的问题。近期中国就解决缅甸罗兴亚人危机提出了“三步走”方案,并表示愿意协助斡旋孟加拉国与缅甸之间的对话协商,这是中国在周边勇于维护地区秩序、履行国际责任的最新展示之一。

二是发挥地区强国作用与保持战略克制之间的关系。今天的中国,已经不可能通过回避矛盾来为自己争取发展空间,因为中国发展所需要的空间越来越广阔,这种形势使得中国必须更加主动地参与地区事务。同时,周边国家对华的战略期待和战略疑虑也在不断上升。中国既需要团结周边国家,让它们感受到中国亲诚惠容的良好意愿,也需要避免在周边释放对稳定的过强偏好,避免周边以中国需要稳定为由向中国索取“稳定报偿”。

这意味着中国在周边要建立可靠的行为预期,通过明确的奖惩机制促使周边地区支持中国倡议却不试图挑战中国的核心关切。某种意义上,保持战略模糊并不总是值得提倡的。这方面中国近年来的实践已经证明了强化战略目标清晰表达的益处。近年来,中国与菲律宾不断趋于良性的互动,以及中国的东南亚外交将南海局势从暗流涌动逐步转变为合作之海的过程,不仅体现了中国惠及周边的经济能力,也证明了中国将底线明确化的战略和战术价值。

三是中国稳定与现行体系主导国家关系的需求和抵御战略挤压之间的关系。随着中国的崛起加速,中国的战略对手将不得不试图在中国周边地区而不是中国领土外缘对中国进行牵制。换言之,围堵中国已经很难在中国家门口实施,决定围堵策略能否奏效的不再是抵近侦察这类直接的军事挑衅的动作,而是能否在中国周边地区建立域外强国主导的排斥中国参与的区域机制。而中国要抵消这一战略图谋,只能通过积极主动的周边外交谋略。

在积极主动地推进周边外交过程中,中国无法避免和现行区域体系之间爆发遭遇战。如何以最小化的风险寻求最大程度的突破,是中国周边外交中处理与周边秩序主导国之间关系的关键。不论中美两国之间在全球事务层面存在多少共识,必须承认,在周边事务层面,中美两国真正的共赢甚至是利益协调空间并不充分。

出于维护中国利益与尊严,在周边建立中国负责任强国形象的考虑,中国都需要在处理与美战略协调的同时,保持一定的关系张力。中国不应该寻求与美国的对抗,但也不能回避甚至掩盖中美之间的巨大结构性矛盾。

新时期中国的强国周边外交,既要体现出强国的力量与尊严,又要避免陷入强者必霸的循环。这考验的不仅是中国的外交智慧,更是中国的决策胆略和实施意志。来源:参考消息网,作者:叶海林 中国社科院亚太院南亚研究中心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