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理论研究 > 正文

前瞻智能化作战基本样式

作者:renfang2  来源:  时间:2018/1/5 11:50:00    浏览次数:
0

来源:中国军网  作者:张晓杰 张全礼

 

以量增效的“蜂群式”作战

“蜂群式”作战强调大量集中使用低成本无人交战力量平台,以类似蜂群的组织方式实施作战行动。现代战争中,随着作战双方技术水平差距逐步缩小,加之高质量武器平台成本不断攀升,寻求将昂贵的武器系统分解为数量众多、尺寸小巧、成本低廉、分布广泛的无人平台,采取集群饱和攻击的方式与对手打一场消耗战,以量增效已成为一种新可能。

“蜂群式”作战将成为智能化作战的基本作战形式,充分反映了“以多制胜”的战争规律。“蜂群式”作战通过将成本、功能都远低于高质量武器系统的分布式单个无人作战单元融合为一个集群体系,进而衍生出能力更强范围更广的作战效能,以合力破敌克敌。无人作战单元通过配备传感器、定位设备、处理器等完备的硬件,预设相应运行程序规则,并在战前进行大量自主学习训练,确保能依集群需要快速协同反应,形成为“蜂群式”作战体系制胜。同时,“蜂群式”作战具有绝对“量”的优势,可通过瞬时饱和攻击的方式达成作战目的。

“蜂群式”作战以量增效获取优势,可实施多种类型的行动。如,单一类型无人作战单元集群可实施突破敌防御关键地段或重要目标、开辟通路、纵深攻击、特种袭击等高风险行动;各军种内部或跨军种无人作战力量单元可根据自身作战性能、任务需求等混合编组形成作战集群,突击敌方重要目标或实施特种袭击行动等。

隐形预置的“木马式”作战

“木马式”作战注重运用无人智能化作战力量,采取隐形手段隐蔽进入预设位置,根据作战需要激活并融入体系作战的行动方式。智能化战场,交战双方综合感知能力大大增强,要达成作战突然性难度极大。故在作战力量使用上,将更加注重“木马式”隐形预置。智能化作战单元可借助科学运算设计规划,充分发挥小型、无人等特殊优势,采取多种手段隐形预置于战场适当位置,实时感知周边敌情或保持静默,等待时机激活发挥作战效能。

“木马式”作战预置隐形无人智能作战力量,以突然发力的形式改变战场态势,彰显了“以奇制胜”的战争规律。当然,实际作战中要预置哪些类型、多大规模的智能化作战单元,采取何种方式预置,预置在何地点,要根据战场敌情、担负任务和自身力量情况综合筹划设计,确保能够将相应力量隐形预置于敌方关键地域、重要目标范围内,一旦激活迅即发挥定向打击作用。预置智能作战单元要与外围作战力量相协调,激活后能够融合为有机统一的作战力量体系,根据任务指令协同实施相应行动,提升综合作战效能。担任“木马”的智能作战单元尤其要以敌意想不到的方式隐蔽预置,在意想不到的时间、地点,以意想不到的方式对敌实施攻击,打乱敌战场布局、作战节奏和对抗态势。

高度自动化的“自主式”作战

“自主式”作战指智能化作战力量体系的作战行动控制不需作战人员干预,自行完成作战行动的作战方式。未来作战尤其是无形无人领域的对抗具有极强的隐蔽性,且行动速度极快,需要各类智能化作战单元组成对抗力量体系,自行感知、判断、决策、应对相应威胁,达成自主行动目的。

“自主式”作战充分显现了“以快制胜”的战争规律。智能化作战力量体系依托信息系统支撑,自主计算、融合感知信息,自主做出判断、决策,自主展开行动,在自主中抢占先机赢得优势。智能作战力量体系在感知阶段要根据获取的相应数据,从数据库中匹配对比判断出目标信息。确定选择决策方案时,要根据目标信息匹配作战力量类型及行动方式,从而确保行动科学高效。“自主式”作战需要智能作战力量体系具备完成感知、判断、决策、行动、评估全过程的能力,形成行动的完整闭合回路。

在具体行动中,无人智能作战力量单元根据作战需要自主获取战场情报信息,并将所获信息传输、共享于作战体系中。无人智能作战力量单元在作战体系支撑下,自主进入战场,自主展开相应行动,自主评估行动效果并反馈至作战体系,与作战任务需求相比对后,确定是否结束行动或继续展开后续行动。当作战力量还不具备完全自主能力时,也可采取半自主的方式实施行动。

瘫敌体系的“失能式”作战

“失能式”作战主要运用智能化作战力量破敌作战体系,快速削弱敌体系作战效能。智能化作战力量体系的融合度不断深化,交战双方体系系统间的对抗特征更为显著。要获得对抗优势,破敌、瘫敌体系至为关键。“失能式”作战瞄准作战效果,正是以瘫敌体系获得对抗优势。

“失能式”作战展示了“体系制胜”的战争规律,围绕敌作战体系关键构成瞬间集中释放效能,甚至以光电的速度发射、毁伤,快速高效而使对手难以实施有效应对。“失能式”作战除使用传统作战方法外,还寻求运用颠覆性作战手段,针对敌作战体系人员和关键电子元器件构成使用新机理武器剥夺其机能,达成釜底抽薪功效。采取点面结合攻击,使作战对手整个作战体系在一定时间失去作战效能,处于瘫痪状态。

“失能式”作战的典型作战行动,包括运用智能作战力量体系全面开花,大幅削弱、短时“隔离”或剥夺敌作战体系主要支撑目标、核心功能,使其体系处于混乱状态,无法形成合力;集中运用小型车载式激光、电磁脉冲、微波等武器对敌主要作战方向、重点目标群实施发射、毁伤,大幅削弱、瘫痪其作战体系。